您现在的位置: 龙8国际娱乐 > 产品中心 > 【图片故事】谁解盐中味 粒粒皆辛苦

【图片故事】谁解盐中味 粒粒皆辛苦

时间:2017-08-11 13:01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日与夜,白与黑。盐工们的汗水唤醒了7月的莆田。
日与夜,白与黑。盐工们的汗水唤醒了7月的莆田。
“唰唰唰……”工人们扒盐时,偌大的盐田回响着海浪般的声音。他们正加快脚步,赶在太阳完全升起前,将池子里的盐扒出,以免影响下一轮海盐的结晶。
“唰唰唰……”工人们扒盐时,偌大的盐田回响着海浪般的声音。他们正加快脚步,赶在太阳完全升起前,将池子里的盐扒出,以免影响下一轮海盐的结晶。
不到5点,微亮的日光从云中透出,染红天边的云霞,倒映在如镜面般的盐池中,煞是好看。然而,正在盐池中劳作的盐工们却无暇顾及这番美景。
不到5点,微亮的日光从云中透出,染红天边的云霞,倒映在如镜面般的盐池中,煞是好看。然而,正在盐池中劳作的盐工们却无暇顾及这番美景。
经过一番劳作,盐田埂上已堆满大大小小的白色盐堆。盐工们的汗水在夜以继日的工作中“闪耀”。
经过一番劳作,盐田埂上已堆满大大小小的白色盐堆。盐工们的汗水在夜以继日的工作中“闪耀”。
在朝阳的映衬下,盐工们的侧脸被染成了金色。“懒人是制不了盐的。”已在盐场工作了30年的林向青说,相比早起,正午时分的劳作才更考验人。
在朝阳的映衬下,盐工们的侧脸被染成了金色。“懒人是制不了盐的。”已在盐场工作了30年的林向青说,相比早起,正午时分的劳作才更考验人。
7月入伏,莆田迎来一年中最热的四十天,近40度的高温让人避之不及。可对于莆田盐场的工人们来说,越是高温的天气,他们越要抓紧制盐。
7月入伏,莆田迎来一年中最热的四十天,近40度的高温让人避之不及。可对于莆田盐场的工人们来说,越是高温的天气,他们越要抓紧制盐。
不知不觉,太阳已高挂在空中,气温逐渐上升,散发出三伏天的热度。莆田盐场的工人们却依旧弓着身子,拿着盐耙认真劳作。
不知不觉,太阳已高挂在空中,气温逐渐上升,散发出三伏天的热度。莆田盐场的工人们却依旧弓着身子,拿着盐耙认真劳作。
天下百味盐为首。福建特有的古法日晒制盐技艺已传承千年。纳潮、扒盐、赶混……每一粒海盐的诞生都凝结了盐工的智慧与汗水。
天下百味盐为首。福建特有的古法日晒制盐技艺已传承千年。纳潮、扒盐、赶混……每一粒海盐的诞生都凝结了盐工的智慧与汗水。
扒盐结束后,盐工们将已产出的海盐运往岸边,盐粒在烈日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晃眼。莆田盐场副场长吴文新表示,目前,莆田盐场的盐工年龄大多都在40岁以上,还有许多盐工是退休留用的。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干这行了。
扒盐结束后,盐工们将已产出的海盐运往岸边,盐粒在烈日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晃眼。莆田盐场副场长吴文新表示,目前,莆田盐场的盐工年龄大多都在40岁以上,还有许多盐工是退休留用的。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干这行了。
“千年的制盐技艺,会不会后继无人?”莆田盐场8工区组长林淑英怅然若失,她担起手中的盐耙,“只要我们还在一日,我们就制一日的盐。只要有人愿意学,我们就教。”
“千年的制盐技艺,会不会后继无人?”莆田盐场8工区组长林淑英怅然若失,她担起手中的盐耙,“只要我们还在一日,我们就制一日的盐。只要有人愿意学,我们就教。”
64岁的林金柏在盐场工作了47年,他的脸庞已被晒得乌黑,眼中却倒映着洁白的海盐。“我还能再等等,希望有年轻人可以继承这门千年的技艺,我愿意把所有的经验都教给他。”
 64岁的林金柏在盐场工作了47年,他的脸庞已被晒得乌黑,眼中却倒映着洁白的海盐。“我还能再等等,希望有年轻人可以继承这门千年的技艺,我愿意把所有的经验都教给他。”
夕阳西下,一天的劳作接近尾声。朝朝还暮暮,日日复年年。盐工们的工作循环反复着,不曾停歇。
夕阳西下,一天的劳作接近尾声。朝朝还暮暮,日日复年年。盐工们的工作循环反复着,不曾停歇。
次日3点,盐工们又拿起手中的盐耙,开始了新一天的劳作。
次日3点,盐工们又拿起手中的盐耙,开始了新一天的劳作。
在经过卤水洗涤、烘干、加碘等步骤后,海盐被包装成袋,运往各家的餐桌,供人品尝。
在经过卤水洗涤、烘干、加碘等步骤后,海盐被包装成袋,运往各家的餐桌,供人品尝。

  中新网福建新闻7月22日电(李南轩 林玲)日轮当午凝不去,万国如在洪炉中。7月入伏,莆田迎来一年中最热的四十天。可对于莆田盐场的工人们来说,这种高温连晴的产盐季却让他们又爱又恨。天下百味盐为首。福建特有的古法日晒制盐技艺已传承千年。纳潮、扒盐、赶混……每一粒海盐的诞生都凝结着盐工们的智慧与汗水。朝朝还暮暮,日日复年年。守望着盐田的他们,只希望有人能接过手中的盐耙,让这门千年的技艺得以延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