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龙8国际娱乐 > 产品中心 > 探访莆田盐场:入夏三伏勤耕作 颗颗粒粒皆辛苦

探访莆田盐场:入夏三伏勤耕作 颗颗粒粒皆辛苦

时间:2017-08-11 13:01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日与夜,白与黑。盐工们的汗水唤醒了7月的莆田。
日与夜,白与黑。盐工们的汗水唤醒了7月的莆田。

  中新网福建新闻7月22日电(林玲)凌晨3点的莆田,万籁俱静。今年64岁的林金柏在生物钟的驱使下准时醒来,第一件事就是走到阳台确认有没有下雨。“是个晴天,可以开始扒盐了。”作为一名在莆田盐场工作了47年的工人,林金柏对高温连晴的天气又爱又怕,“夏天易出好盐,我们已经被晒得习惯了。”

  百味盐为首。据记载,福建海水制盐的历史可追溯到秦始皇时代。到了宋金时代,福建海盐的制作方法已有根本性改变,独创的日晒法制盐沿用至今。

  莆田盐场是福建最优质的盐场之一,盐田面积近10万公亩,年产海盐约10万吨,占福建省海盐总产量的三分之一。

64岁的林金柏在盐场工作了47年,他的脸庞已被晒得乌黑,眼中却倒映着洁白的海盐。李南轩 摄
64岁的林金柏在盐场工作了47年,他的脸庞已被晒得乌黑,眼中却倒映着洁白的海盐。李南轩 摄

  林金柏是莆田盐场7工区8组的组长,对千年传承下来的日晒制盐法早已烂熟于心。纳潮、制卤、选盐、扒盐、赶混……纯手工的制作技艺,加上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,使得福建海盐“色与净砂无异”,不仅含有70多种微量元素,且外观洁白、质地细腻,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晃眼。

  7月入伏,莆田迎来一年中最热的四十天,近40度的高温让人避之不及。可对于莆田盐场的工人们来说,越是高温的天气,他们越要抓紧制盐。

  “夏天温度高,水分蒸发快,所以盐出的也快。到凌晨3点,结晶池里的盐基本就已铺满池底。”莆田盐场副场长吴文新介绍道,每到夏天,盐场工人们的早班时间就会提早到凌晨3点,这不仅是为了避开高温作业,也是为了及时将结晶池中的盐扒出。

  7月的莆田,天亮的很早。不到5点,微亮的日光就从云层中透出,染红天边的云霞,倒映在如镜面般的盐池中,煞是好看。

  然而,正在盐池中劳作的工人们却无暇欣赏美景。他们必须加快脚步,在太阳完全升起前,将池子里的盐扒出,以免影响下一轮海盐的结晶。

扒盐结束后,盐工们将已产出的海盐运往岸边,盐粒在烈日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晃眼。李南轩 摄
扒盐结束后,盐工们将已产出的海盐运往岸边,盐粒在烈日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晃眼。李南轩 摄

  “唰唰唰……”偌大的盐田里回响着工人们扒盐时如海浪般的声音。经过几个小时的劳作,黑色的盐田埂上,已经堆满了大大小小白色的盐堆。日与夜,白与黑。盐工们的汗水在这夜以继日的工作中“闪耀”。

  劳作了好几个小时的林金柏回到盐田埂上,麻利地举起水壶,猛地灌了几口。 “我每天都要喝30瓶水。”面对高温酷暑,林金柏必须保持身体的水分充足,才不至中暑晕厥。

  林金柏的脸庞晒得乌黑,眼中却倒映着洁白的海盐。“下雨的时候,别人都往屋里跑,只有我们往外跑,就怕卤水和盐堆被雨淋到,这海盐就毁了。”林金柏说,一年四季都在产盐,我们就365天守着盐田。

  “现在没有年轻人愿意干这么苦的活,我不敢走,也不能走,千年的技艺总不能丢了吧。”64岁的林金柏早已超过了退休的年纪,但他却选择继续留在盐田,“制盐需要一个‘勤’字。我还能再等等,希望能有年轻人可以继承这门千年的技艺,我愿意把所有的经验都教给他。”

  和林金柏有着同样信念的,还有莆田盐场8工区10组的组长林淑英。林淑英是盐场里为数不多的女组长,她巾帼不让须眉,手持盐耙,细致而又迅速地将盐扒出。白色的盐堆与她晒黑的皮肤,在盐池的映衬下十分显眼。

  “现在我们的工人都是40岁以上的,这千年的制盐技艺,会不会后继无人?”林淑英怅然若失。她紧了紧手中的盐耙,“只要我们还在一日,我们就制一日的盐。只要有人愿意学,我们就教。”

  不知不觉,太阳已高挂在空中,气温逐渐上升,散发出三伏天的热度。莆田盐场的工人们却依旧弓着身子,拿着盐耙认真劳作。洁白的盐粒被阳光照射得闪闪发光,犹如守望着盐田的工人们一样闪耀。(完)

相关产品推荐: